新疆25选7走势图|新疆25选7开奖历史记录
回到舊版  |   English

 您的位置:

案例分析
高青農機合作社規模經營如何適“度”
2017-09-15 中國農業網 【字體:

  2013年,中央1號文件首次提出了“土地適度規模經營”的概念,這個“度”該如何把握,直接關系到土地規模經營的投入產出比。高青縣是山東省開展土地流轉規模經營最早、效果最好的縣之一,最近筆者對幾個不同類型的農業專業合作社進行了采訪,以“解剖麻雀”的方式,就土地適度規模經營“度”的問題作了一番探析。

  不掌握好“度”欲速不達

  自認為摸透土地脾性的李洪武,自2008年即開始所謂的土地流轉,并不斷“開疆拓土”,期待“多里撈”。他的種植模式是“小麥+玉米”的輪作,最多時面積達到1300多畝。但近幾年來,玉米價格低迷,生產入不敷出,他不得不收縮戰線,將面積一下子調減到300來畝。“糧食差價吃掉了利潤,種得越多虧得越多。現實逼著你不得不‘適度’。”李洪武大徹大悟地說,土地規模經營要靠農業機械做支撐,按通常道理,土地規模越大越適合機械化作業,但一臺大型機械動輒幾萬幾十萬,購置齊全需要很大投入。現階段,無論從種地規模還是機械數量,都必須有個“度”。

  青城鎮民生蔬菜合作社負責人張衛剛,前些年因為土地流轉而成為當地“紅星”,甚至成了全縣的典型。幾年過去了,之前門前是車水馬龍,可如今門可羅雀。張衛剛經常對前幾年的冒進自我反思:“土地流轉得多,步子邁得大,但管理跟不上,出了不少漏洞。”他原先主要搞瓜果、蔬菜的種植,種植、管理、營銷、運輸方方面面需要人手。規模過大了,各方面的跑冒滴漏無形之中侵蝕了合作社的利益。“若不縮小規模,跟上科學管理,我的合作社將很難支撐下去。”

  無獨有偶,高青蠟質玉米合作社負責人郭佳燕之前主要從事農資銷售,看到土地流轉很“流行”,她也一頭扎了進去,一氣流轉到八九百畝。但時運不佳,當年她流轉的一處黃河灘地,不幸遇澇全部受災,致使莊稼顆粒無收,不光之前每畝投入的500多元成本打了水漂,還要支付10多萬元的流轉費。“不管你賺不賺錢,土地流轉費必須到時兌現。因為合作社與農民之間有合同約定,不兌現合同就是違反法律。”郭佳燕深有感觸地說,“幸虧我之前有些積蓄,要不然再也沒有東山再起的本錢了。”現在的她,主要從事糧食購銷生意,做得風生水起。

  “土地規模經營是個新生事物,農民、農場主都有個學習、適應的過程及身份轉換問題。在現階段,其素質、能力和水平還不能完全跟上發展的步伐。所以,土地流轉不能貪多求大,必須適度規模經營。”對于此現象高青縣農業產業化辦公室主任李會軍給出了這樣的分析。

  規模經營“風險”何在

  通過采訪不難發現,土地規模經營的風險點主要在天災、管理和市場。

  “天有不測風云。應該說,在現階段,農業生產除了政策好、人努力外,一定程度上也得靠天幫忙。如看似豐收在望的莊稼,說不準一場大的自然災害就會讓其顆粒無收。”常家鎮種糧大戶付國超對此記憶深刻,“2014年秋季,眼瞅著黃河灘上的高粱還有幾天就能收割了,可突然來了一場暴雨,灘區內的水沒處排,讓高粱全躺在了水里,真是讓人心疼。這一下損失了20多萬元。”有了教訓的付國超自己不敢再大規模流轉土地,轉而開展托管經營。他為農民提供農資和服務,到時收購糧食。付國超一度感到,無論莊稼豐欠,自己總能得到一塊固定利潤。

  “他把風險轉嫁了出去。”李會軍對此評價說,“大規模土地流轉,看起來很美,農民也有賬可算,但這個賬并不好算。農民與合作社之間固然有合同,也受法律保護。可假如真的遇到大的天災,合作社有心也無力兌現合同,這是最要命的。有時面對身無分文的老板,老百姓只能干瞪眼。”

  眼下,付國超只流轉了300畝土地,而托管的土地則有3萬多畝。然而,如此大宗經營糧食又讓他直接面對市場風險。2014年,付國超與一家外貿公司簽訂了糧食收購協議,7車皮糧食運過去,對方卻以某項指標超標為由壓低糧價。他一氣之下把糧食拉了回來,可又沒有儲存場所,只能露天堆放,時間一長就發生了霉變,再加上來回的運費,這一次讓他賠了三四十萬元。“市場風險難控,尤其是種糧大戶,萬一不幸跟這樣的公司打上交道,倒霉是遲早的事。”

  對于張衛剛的民生合作社來說,漏洞則出在管理上。李會軍主任就此問題指出,“現在的合作社負責人基本上農民出身,本身并沒有多少先進的管理經驗。而有些習慣了分散單干的農民,讓合作社掌控和管理難度大。“有些農事又不像工業可以按件計酬,全憑良心干活。”

  “再就是流轉費用居高不下,高青現在漲到了1000?1200元/畝,糧食下跌,流轉費上漲,土地規模經營難免不會觸碰價格天花板。從目前來看,土地流轉費用在500??800元/畝這個區間最為合理。”李會軍說道。

  規模經營“度”該幾何

  在農村,土地流轉大有星火燎原之勢。筆者與采訪對象交談中得知,動輒成千上萬畝的流轉,現階段還真就行不通。那么,土地適度規模經營的“度”應該為多大?

  按李會軍個人觀點,用“覆水難收”形容眼下的土地大規模流轉還算恰切,已經流轉的土地已不可能再流轉回去。張衛剛的做法是“再包干”,他將4輛“公車”全部出售給社員,車輛按公司出貨量計酬,杜絕跑冒滴漏;或將建設配套好的設施及土地交由農場主經營。張衛剛說,合作社分成若干個“車間”后,他這個理事長變得非常超脫,原來合作社里的事他事無巨細都要過問,現在他只需向社員提供服務、監督,農資由合作社統一供應,土地統一耕種,種植管理統一技術規程。如張衛剛代表合作社,與史丹利公司及本縣有機肥公司簽訂了協議,肥料團購比零售價低400?500元/噸;還與山東魯商集團銀座超市簽訂農產品供銷協議。社員出售的農產品經合作社統一“快檢”并出具檢測報告后,加貼二維碼,統一打“綠山樹”牌商標出售。同時,定期開展職業農民培訓,除組織社員參加上級舉辦的培訓活動外,他們還聘請農業專家到合作社舉辦講座,目前合作社17名社員全部取得了新型職業農民資格證書。

  張衛剛說,他們現在搞的這個“大包干”和過去生產隊時的“大包干”不是一個概念。生產隊時的“大包干”是土地的承包權、經營權全歸農戶,而合作社“大包干”的承包權、經營權由合作社和社員共同擁有,互相合作又相互制約,農場主如果不按規程操作,或產品被檢測為不合格,合作社有權拒收,并有權將經營權收回。農場主如果對合作社提供的服務不滿意,也可以脫離合作社自謀出路。這就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“合作”,使合作社步入良性發展的軌道。而對他自己來說,管理500畝土地也正合適。

  李洪武的做法是調減小麥、玉米面積,調出的土地種植水稻和淺水藕。“水稻和藕不怕澇,旱了有黃河水可以澆。論效益,種藕勝過種糧食。”李洪武認為自己完全能管理好300畝土地。

  付國超是個有“野心”的“超人”,他堅持托管自己的3萬畝土地,不敢流轉得太多。在糧食經營上,他與東北一家上市食品公司簽訂了糧食供銷協議,并委托第三方監管貨款及糧食質量,此舉避免了要不回款的風險。

  對于土地適度規模經營,省政府農業專家顧問團農經分團副團長劉同理認為,我國東部地區應該大力發展雇工較少甚至不雇工的家庭農場,種植面積在十幾畝到百畝之間比較適合,這樣既可以保證農戶的種糧收益不低于外出打工的收入,也能避免農戶因投資過大難以承受旱澇等不可控因素導致的風險。

 

點擊排行榜
  • 主辦單位:中國農村合作經濟管理學會
  • 信息維護制作:農業農村部管理干部學院
  • 地址:北京市昌平區霍營黃平路209號 郵編:102208 聯系電話:(010)59197726 傳真:(010)59197726
新疆25选7走势图 捕鱼电玩城注册送金币 股票推荐及行业分析 捕鱼达人2 助赢计划软件准不准 AG海底漫游现金游戏 下班后用电脑打码赚钱 经典牛牛 冠亚大小怎么投注 下载全民捕鱼 2019福彩中奖图片